张黎刚:在放弃与坚守中崛起

2005-11-10

一个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勇气、灵敏的判断力、个人魅力。这是张黎刚给予《商界名家》记者的回答。

张黎刚??这位搜狐创业时期的功臣、e龙网的前CEO,正在进行他的第三次创业,他现在的身份是爱康网CEO。前两次创业经历毫无疑问是成功的,搜狐和e龙都是成功的网络公司,但这些成功没有使他满足,反而令他大受刺激。“前两次创业我都不是主角,第三次创业我才是主角。”张黎刚如是说,“爱康是完全按照我的理念建立的公司,我希望它能成为一个能够影响人们生活的伟大公司。”

似乎一直在放弃

从张黎刚的人生轨迹来看,他似乎一直在放弃。

1991年他从复旦大学退学,放弃了这所名牌大学医学学士学位,只身到美国留学。在一个无名的大学默默无闻的等待了一年之后,他获得了南加州大学的全额奖学金,但是他再次放弃了,他的目标是哈佛,他就有非哈佛不进的决心。为了进哈佛,他在那所不知名大学的地下餐厅刷了3年盘子,终于在1995年他如愿以偿。1998年当张朝阳到美国游说他回国创业时,他再次放弃了一直在追求的哈佛医学院博士学位,也放弃了他即将获得的美国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回国成为搜狐的创业元老之一。

如今,当张黎刚开着他的宝马在北京最繁华的商业区穿行时,或许他会感慨1998年的那个放弃是多么正确的选择,而中国给了他多么大的舞台。冲出哈佛仅仅5年,他已经成为中国富人阶层中的一员,宝马和豪宅在2003年已经成为现实。他说,那时候放弃博士学位回国创业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大多数留学生都选择在美国做了年薪10万美元的中产阶级,这些人中其实很多都不比张朝阳条件差,但是他们都没有张朝阳的勇气,张朝阳之所以成功,首先是因为他有直面挑战的勇气。

张黎刚不认为他和张朝阳是朋友,但却不否认张朝阳对他的影响。1998年当他和张朝阳在哈佛附近的一家中餐馆初次见面时,尽管张朝阳看上去不那么热情,甚至有点冷漠,他还是被张朝阳身上的那种英雄气质吸引了。惺惺相惜,张黎刚自己也是个英雄情节很重的人。 “我希望自己能做一家能够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伟大公司。”这就是张黎刚的目标,就如同当年一定要进哈佛一样,他在努力的实现这个目标,而他接下来的两次创业都是对这个目标的阐释。

在回国的一年时间内,他从搜狐的产品部经理做到产品总监,搜狐的整个架构都是在张黎刚的领导下完成的。然而在他即将成为搜狐副总裁时,1999年他又选择了离开。搜狐的经历让他更深刻的理解了互联网。“互联网是以一种革命性的形态出现的,对所有的人有相同的机会。我认为我和那些互联网的成功者有相同的能力,既然有相同的机会和相同的能力,我为什么不去做自己的事业呢?”张黎刚说,“我在搜狐见证了一个伟大公司的诞生。我想如果没有张朝阳和搜狐这样的公司,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可能会晚到一两年,印度的互联网市场就比中国晚。我在搜狐是看着搜狐怎样从零做到大的,搜狐的成长给了我后来的创业有很大的启发。”

他创业第二站选择的仍然是互联网??e龙网。1999年,张黎刚和三位合伙人一起创办了e龙,张黎刚任CEO。当e龙成功在NASDAQ上市,并成为中国最大的商务旅行与城市消费服务公司时,他还是选择了离开。在他眼中e龙并不是互联网大潮的真正主角,其影响力也不足以盖过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不可能成为行业领袖,这令他深感遗憾。而当e龙在几次资本运作之后,几位创业者都变成了股份少于10%的小股东,张黎刚认为已经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2003年他再一次的选择放弃。

“我是不甘于做配角的,我要做有影响力的。与其那样,还不如重新开辟战场,我希望由于我的存在,能够带给这个社会更多的价值。”强烈的成就欲望,使张黎刚选择了第三次创业,就他的个性来说,他是不愿做追随者的。他有挑战卓越的勇气,他的勇气不仅体现在敢于进取,还在于他敢于放弃。

2004年张黎刚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创业,这次他回到了老本行,选择了健康管理产业。这似乎是一个传统的行业,但公司的注册名称却是“爱康网”。“在决定从事健康管理的那一刹那,我就在思考怎么用IT的力量来武装它。IT技术已经使个性化的健康管理成为可能。这一切将改变现有落后的‘医’-‘患’服务模式。”张黎刚解释说。 

张黎刚认为爱康是他值得倾注一生的心血去经营的事业。“在互联网行业里,我没有成为真正开创性的领导者,我想健康产业能帮助我成就这个理想。”

在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抢占先机

张黎刚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成功的往往并不是最聪明的人,而是最善于把握机会的人。”

张黎刚认为自己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时间晚了一点,没有把握市场的先机。而他的第三次创业,则占尽了先机,他进入的是一个刚刚萌芽的行业。

对于“健康管理”这样一个新概念,大多数人还很陌生。而爱康,就如同当年的搜狐,在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抢占到这个大市场的先机。

张黎刚对自己的市场判断能力很自信。“互联网之后,下一座金矿是健康产业。”张黎刚拿了两组数字:美国最大的产业是健康医疗,占到GDP的14%,欧洲的占8%,中国现在还不到2%,这就是很大的金矿;另外一组数据是美国20%的慢性病患者,占用了美国80%的医疗资源。西方国家有一个普遍承认的成本核算:即在健康管理投资1元钱,将来在医疗费用上可减少8至9元钱。在我国慢性病发病率越来越高、而医疗资源有限的条件下,国家正在寻找一些关于慢性病的相关解决方案。因此从政策层面来讲,国家肯定会支持爱康这样的第三方健康管理服务提供商的发展。

他认为健康管理在国内还是一个空白点。医疗机构普遍拥挤、服务态度较差,以及医疗保险、医药分离等机制正处于改革中,很多人对医院望而却步。而一些体检中心、健身场所在提供最初的体检之后也难有后续服务。中国人普遍还是生病了才去找医生,处于“亚健康”状态以及可能发病的“高危”状况下时不知道该去找谁。

“看上去服务最差的行业往往是发展不足、社会最需要的行业。中国的中产阶级崛起,医疗服务、健康管理将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张黎刚强调“爱康网是根据美国疾病管理协会的标准来提供服务的。”他在哈佛的经历也带来了难得的资源,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即是哈佛大学医学研究生院院长,医疗专家团队里也有很多哈佛的教授。

在张黎刚的谋划中,爱康将会成为影响中国人健康观念的伟大公司。“这是我把理想和现实结合起来的一次创业,也是把我最熟悉的医学和IT经验结合起来的一次创业。”爱康的另一大优势是其掌握的IT手段。爱康公司借鉴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癌症研究中心的预测模型,经过协和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教研室结合中国人的疾病特点进行二次开发,设计了一套自动化健康管理软件。参与健康管理的客户只需要回答一些问题,计算机就可以分析、预测客户未来会得哪些慢性病,建议应该如何培养健康的生活习惯等等,这将使人们享受预防型的健康管理,改变生病才到医院的观念。

创业就要全力以赴

凌晨两点钟,张黎刚仍然在北京建外SOHO的办公室,空空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整栋大楼早已灯火阑珊,北京最繁华商业区的灯光已经和天上的星星一样睡眼蒙目龙。

就像是第一次创业一样,他正在全力以赴。员工们在晚上10点钟之前已经全部回家,而他却常常独自一人加班到深夜。他已经很习惯于这样枯燥但充满挑战的生活,闲暇反而会让他感到不适应。

在搜狐创业时期,张黎刚几乎每天都是晚上10点钟才下班,然后张朝阳请他吃晚饭。看着自己的员工这么卖力,老板张朝阳自然很高兴埋单。在e龙创业时期,他也是常常加班到深夜,但还有一起合作的创业伙伴。在爱康,张黎刚常常是一个人加班到深夜,因为这次是他独自一个人创业。

每个星期四的下午,他都会到离办公室很近的健身俱乐部锻炼身体,这不仅仅因为这是他的爱好,更因为他希望为创业准备更充分的条件,扛住高强度的工作。 

在健康管理行业刚刚起步的市场环境下,爱康能否成功的整合价值链,成为他能否成功的关键。而这个价值链上,包括了IT、医院、专家、保险公司、其他客户等等环节,其间的工作非常繁杂。

最大的挑战来自三个方面:团队的组建,市场应变能力,公司定位。由于健康管理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有直接从业经验的人比较少,大多数人都是从其他相关行业转过来的,在团队组建上的难度相对而言比较大。而市场应变能力和公司定位,对于一个创业时期的企业来说,是需要时间摸索和积累的,这个过程充满了挑战。

张黎刚认为创业时期,企业家的个人魅力非常重要。具有个人魅力,才能把最优秀的人吸引到自己的身边,才能说服投资者投资,才能让客户更加信任忠诚于你的产品。正是凭着个人魅力,张黎刚吸引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才,在市场开拓上推进的很快。目前,爱康在上海、杭州、南京、哈尔滨、太原、长沙都已经落户,今年还会扩张到武汉、华南(包括广州、深圳)等,预计总共会在20个城市落户。在健康管理这个新兴的行业,爱康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张黎刚认为爱康只是刚刚起跑,离他的目标还很远。

然而努力是否一定会成功?谁也不敢给出乐观的结论。摆在每一个创业者面前的,都是一个不可知的未来,所有的创业者都必须有勇气面对这个未来。在张黎刚放弃e龙第三次创业时,很多人都不解,连他的妻子常常都会追问“你到底还要什么?”张黎刚回答说,很多人为了创业变卖了家产,我们还不到那个程度,为什么就不能再一次面对风险?

成功到底需要怎样的坚忍?

在艰难的时刻,张黎刚也常常拿自己在美国刷盘子的经历勉励自己。那时侯他几乎一无所有,进哈佛的希望似乎有,但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他等了三年。他说:“看不到灯塔不要紧,只要自己心中有亮光,就能穿过黑暗。”

从复旦到哈佛,从搜狐到e龙再到爱康,张黎刚总是在不断放弃、不断进取,给人的印象是永不停息的创新。这种创新的原动力来自哪里?
张黎刚认为这种放弃主要是因为不满足,也是一种自信,“我很渴望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定要靠自己。我出身于江苏农村最普通最底层的家庭,经历过很多的生活艰辛,而要改变这一切,只能靠自己,靠读书,上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学。我就是要证明一个出身底层的孩子可以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这要感谢教育与高科技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机会。”


编辑/黄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