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市场才能纾解“看病贵”

2007-08-27

    看病难、看病贵,已经成为目前我国社会生活中最突出的问题之一,尤其是“看病贵”更加突出。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看病贵”问题的主要根源是药价过高,其最典型案例当属哈尔滨“500万元天价医药费”事件和深圳“120万元天价医药费”事件,这两个事件虽属个案,但高昂的药价确实已经成为老百姓不能承受之重。对于药价问题,国内许多专家学者进行了分析和论述,但大多把问题归咎于政府管制措施不健全、不到位,基于这种观点,他们建议进一步加强政府管制。而政府也正是在这种理论分析框架的指导下,制定了越来越多的管制措施,下了很大的力气,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结果却是药价更高,老百姓看病的负担更重,与政策制定的初衷背道而驰。
  
  这种理论分析与现实情况的反差说明,加强管制的观点可能存在逻辑漏洞。药品虽然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商品,但其价格的形成机理也应遵循经济学价格理论的分析框架。因此我不妨依据经济学的价格理论进行逻辑推理,尝试探寻解决“看病贵”问题的合理途径。
  
  传统观点认为,医疗卫生关系着国民的身体健康,是特殊行业,因此,国家要对其进行管制,以保证老百姓都能够买得起药,看得起病,这种观点也正在上述加强管制的分析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反观现实,我国医疗卫生行业的情况也确实如此,政府对药品的生产、批发、零售等各个环节都进行了管制。政府对药品价格管制的主要政策依据就是原国家计委2000年7月20日发布的 《关于改革药品价格管理的意见》,该《意见》规定:药品价格实行政府定价和市场调节价,实行政府定价的药品仅限于列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的药品及其他生产经营具有垄断性的少量特殊药品(包括国家计划生产供应的精神、麻醉、预防免疫、计划生育等药品),政府定价以外的其他药品,实行市场调节价,由生产企业根据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制定零售价。由于医保目录药品的销售额占全部药品销售额的80%,这说明政府基本上控制了药品价格的制定权。同时,该《意见》还规定,不同企业生产的政府定价的药品,在其产品有效性和安全性明显优于或者治疗周期和治疗费用明显低于其他企业生产的同种产品时,可申请实行单独定价。当然,单独定价的药品也要由主管部门确定最高零售价,但这种零售价肯定要高于其他同类药品的政府定价。从政府控制药品价格的初衷来看,其政策意图是想把药品价格控制在合理的限度内。不得不承认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是老百姓所希望的。但为什么现实中药价如此高昂呢?这恐怕还要从药品的最大销售——医院说起。
  
  随着我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取消了对医院的财政补贴,转而实行“以药养医”政策,规定医院可以在药厂提供的进货价上加价15%,作为医院的补偿收入。“以药养医”政策的目标,是既要维持医院的运转,又要把医院销售的药品价格控制在合理的限度内。但这种“以药养医”的政策体系,造成的结果就是激励医院只购买高价药,因为价格越高,医院的利润越多,形成了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效应,把价格低廉的药品逐出市场。在医院的这种药品购买激励框架下,制药厂要想谋求生存,就必须销售高价药,以便迎合医院的需要,让医院购买自己的药品,而单独定价权的规定正好为制药厂抬高药品价格留下了政策空间。正是国家的“以药养医”政策管制和药品价格管制,导致了制药厂只生产高价药,医院只购买高价药,最后的结果就是老百姓只能消费高价药,出现了“看病贵”问题。
  
  上述分析表明,政府为了控制药品价格而进行管制,却导致了药品价格的高企,因此,要想破解“看病贵”问题,还得从解除管制做起。研究经济学的人都知道,解决价格水平虚高的惟一途径,就是放松管制,营造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商品的价格自然就会回落到均衡价格的水平。从这种分析逻辑出发,面对药品价格高企,与其加强管制,不如放开市场。如果取消了管制,没有了15%的加价要求,医院必然会购买价格最低的药品,而不是价格最高的药品,以便获得最大利润。如果取消了管制,药品的价格由制药厂自主决定,制药厂一定会把价格定在均衡价格的水平,而不是大大高于均衡价格的水平,以便能够把自己的产品销售出去。至于有人担心,取消管制之后,制药厂会不会把药品价格制定的更高,从经济学的分析逻辑来看,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因为目前我国的制药厂数量众多,处于一种竞争态势,加入WTO之后,还面临着国外制药厂的竞争威胁,因此,只有质优价廉的药品才能占据药品销售市场。还有人担心取消管制之后,医院会不会擅自抬高药品价格,从经济学的分析逻辑来看,这种情况同样不会出现。因为我国目前的医院数量正处于一种稳步增长的态势,更多的民营医院和外资医院的进入,加剧了医疗市场的竞争。同时,国务院推行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改革,也为老百姓提供了一个购买低价药的途径,对医院擅自抬高药品价格构成了威胁,因此,医院也只能把药品价格定在市场出清的水平。
  
  总之,面对“看病贵”问题,与其加强管制,不如放开市场,营造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而这也符合我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和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