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显示反社会行为与生理状况有关

2008-10-10

新华网北京10月8日专电据美国每日科学网站日前报道,剑桥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男性青少年的反社会行为与体内应激激素皮质醇的水平降低有关。

当人们感觉有压力时,体内皮质醇水平通常会提高,如演讲、考试或接受手术时。皮质醇强化记忆形成,并被认为可使人们的行为更加谨慎,帮助人们调节情绪,特别是当人们发脾气或有暴力冲动时。

韦尔科姆基金会出资赞助的这项研究结果显示,与没有反社会行为的青少年不同,有严重反社会行为的青少年处于压力状态时,他们体内皮质醇水平并没有相应提高。研究结果表明,至少在某些情况下,反社会行为可以被视作一种与生理症状相关(涉及大脑和体内的皮质醇失衡)的精神疾病。

科学家对普通学校和少管所的研究发现,当受到压力时,有严重反社会行为者与没有反社会行为者之间的差别最为显著。当感到灰心丧气时,普通青少年体内的皮质醇水平会大幅提高,而有严重反社会行为者体内皮质醇水平竟然降低了。

上述结果表明,与人们过去认为的不同,反社会行为或许更多地是由生理因素造成的。由于生理构造的问题,某些人更容易消沉或焦虑。

参与研究的费尔柴尔德博士说:“如果我们能够确切地找出使人不能作出正常应激反应的原因,我们也许就能够为那些有严重行为问题的人设计新的治疗方法。我们也许还能对那些有较高风险的人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