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防治知识

2011-09-29

乳腺癌高危因素

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信息介绍,对乳腺癌的若干高危因素已有充分的文献记录。但是,对大多数患乳腺癌的妇女,不能确认具体的高危因素(国际癌症研究机构,2008年;Lacey等,2009年)。

乳腺癌家庭史会使风险增加一倍或两倍。有些突变,尤其是BRCA1, BRCA2和p53方面的,会产生很高的乳腺癌风险。但是,这些突变很少见,占乳腺癌总负担的比例很小。

与长期接触内源性雌激素相关的生殖因素,例如月经初潮早发、绝经期延迟、高龄初产等,是几种最重要的乳腺癌高危因素。外源性激素也会产生较高的乳腺癌风险。口服避孕药和激素替代疗法使用者比非使用者的风险更高。母乳喂养具有保护作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2008年,Lacey等,2009年)。

Danaei等计算了各种可改变的风险因素(不包括生殖因素)对乳腺癌总负担的影响(Danaei等,2005年)。他们的结论是,全世界所有乳腺癌死亡病例的21%可归咎于饮酒、体重过重和肥胖症以及缺乏身体活动。

这一比例在高收入国家中较高(27%),最重要的因素是体重过重和肥胖症。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归咎于这些高危因素的乳腺癌比例为18%,其中缺乏身体活动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10%)。

饮食的作用加上初产较晚、产次较少以及母乳喂养时间较短可部分解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乳腺癌发病率方面的差异(Peto,2001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越来越多地采用西方生活方式,是这些国家乳腺癌发病率上升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

预防

控制可改变的乳腺癌特定高危因素以及有效地综合预防非传染病以促进健康饮食、身体活动并控制饮酒、体重过重和肥胖症,最终可产生影响,在长时期内降低乳腺癌发病率。

早期发现

虽然通过预防可能会减少一些风险,但这种战略不能消除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形成的大多数乳腺癌。因此,早期发现以便改善乳腺癌结果和存活率,仍然是乳腺癌控制的基石(Anderson等,2008年)。

有两种早期发现方法:

早期诊断或注意有症状人群中的体征和症状,以便促进诊断和早期治疗;

筛查,即在可能无症状的人群中系统地应用筛查检测。目的是要识别出现暗示有癌症的异常情况者。

筛查规划比早期诊断规划要复杂得多(世卫组织,2007年)。

无论使用何种早期发现方法,以人群为基础早期发现的成功关键是谨慎的计划以及组织良好和可持久的规划,要针对适当的人群并确保整个医疗连续过程中各项行动的协调、连续性和质量。目标年龄组不对,例如乳腺癌风险较低的年轻妇女,可使筛查妇女人均发现的乳腺癌数量较低,因此会降低成本效益。此外,以年轻妇女为目标将导致更多地评价良性肿瘤,从而因使用更多的诊断资源,不必要地造成卫生保健设施工作量超载(Yip等,2008年)。

早期诊断

早期诊断仍然是一项重要的早期发现战略,尤其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因为那里的疾病在晚期才得到诊断,而且资源非常有限。有一些证据说明这些战略可使疾病“降期”(增加在早期发现乳腺癌的比例)到更适合采取根治疗法的阶段(Yip等,2008年)。

乳房造影筛查

乳房造影筛查是已证实有效的唯一筛查方法。当筛查覆盖率超过70%时,可使高收入国家中50岁以上妇女的乳腺癌死亡率下降20至30%(国际癌症研究机构,2008年)。乳房造影筛查是很复杂和资源密集性的,在低资源环境中未对其有效性进行过研究。

乳房自检

没有证据说明通过乳房自检进行筛查的效果。但是,乳房自检的做法被认为可使妇女获得能力负责自身的健康。因此,建议把乳房自检作为提高高危妇女认识的方法,而不是一种筛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