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刚:不做英雄的陪衬

2006-07-21


本报记者 赖强 摄影报道

每临近人生的高潮便选择重新寻找起点,而当公众的思维中勇气已不足以解释他的经历时,质疑便接踵而至。曾有人直言不讳,张黎刚是创业者中的新冒险主义者。

张黎刚说话时总喜欢抱着胳膊,按照行为心理学的说法,这表明他相当自信,对人的喜恶感也相当分明。不过,假如真是这样,他大可以像很多企业家一样不必理会媒体而专心创业,甚至轻慢一些也无可厚非,但是他不吝惜花费大量时间接触媒体,并且在回答那些被问了多遍的相同问题时一直保持着温和态度。

2003年底,爱康公司创立。这是一家将医疗资源与IT技术结合的健康管理服务供应商,是张黎刚的第三次创业,在他看来,这是他自己找到的并且完全能够实现他个人价值的商业模式,他将把职业锚抛在这里。

爱康目前仍处在市场培育阶段,而这样的过程至少需要1至2年。说到这里,他以熟悉的互联网为例,“从1997、1998年在中国开始启动,到真正开始赢利是2001、2002年的事了,大概花了4到5年的时间,这个行业才开始良性发展。所以我想我们也需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这个行业的发展也需要一个过程。”参照这个规律,到2008年爱康的商业模式才可能见到效益,这之前,爱康将保持稳健的发展。

布道者

2006年,中国互联网进入第二个10年,经过概念引入阶段,炒作及泡沫时期,而今互联网已进入到建立商业模式、回归务实经营理念的时代,并逐渐成为中国经济新动力。 在这种背景下,网络新商业模式的建立理当受到关注。然而,在论述健康管理作为互联网未来颇具成长性的业务模式时,张黎刚不是一个答疑者,而更像一个布道者。

“中国有13亿人口,但只有200万医生,也就是说,在中国,每1000个人才有1.5个医生,而美国每1000人中就有2.2个医生,欧洲是3.3个。这意味着传统医疗模式提供的服务是有限的,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模式去打破医院这个围墙,而网络能够实现这种个性化、规模化的服务。”
2003年12月,张黎刚开始从事健康管理工作,2004年2月,爱康网注册成立,初始投资约100万美元。到目前为止,其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十几个城市设立分支机构。

但是有人对这一模式一直存有疑虑。一则认为健康管理要做的是资源整合,对于政府都难以整合好的资源,张黎刚凭什么能够胜任;二则来自实证,国内先后提出健康管理理念的公司不在少数,成功的并不多,张黎刚凭什么胜出。

“对于爱康而言,有些是自己可控的,有些是自己不可控的,那么从可控的角度出发,这可能就是一个切入点。政府在医疗产业方面的决心对我们是有利的。中国的医疗现状是重治疗轻预防,而网络可以从预防切入,通过咨询导医实现医疗资源的最大化利用。最终实现政府、医院、企业、患者的多赢。”

这是建立在张黎刚成功哲学基础上的推演。他认为,每个人要获得成功很关键的一点是懂游戏规则,要在游戏规则中找到一个不可取代的点。健康管理要在中国形成产业规模,也需要懂得游戏规则,要了解这个行业在现行体制下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在能做的地方要能充分体现其价值。

张黎刚不回避新兴产业可能存在的风险。他说:“有些人能够掌控风险,有些人不能掌控风险。这个需要自己来把握,直觉以及理性判断,两个同样重要。”他所担心的风险主要来自如何合理收费,作为企业,需要找到一个公益与盈利的平衡点,才能保证其发展。如果定价太低,肯定会影响到发展。而对于刚刚启动的市场来说,“任何服务的接受都是从精英开始的,爱康目前的赢利也要依靠这个阶层。”

一位网友在评价张黎刚时用了一个严重的词汇:敬畏。他说,张黎刚的勇气令人敬畏,甚至是不可思议。事实上,自从爱康创立之后,人们对他的履历给予了空前的关注度,因为张黎刚的人生选择违反了人们的一般逻辑。

1998年,张黎刚放弃正在攻读的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学博士学位,跟随张朝阳回国创业,因为“回国的价值大于留在美国的价值。” 在搜狐工作的9个多月,张黎刚先后担任了搜狐内容部经理、产品发展部总监。1999年,因为“个人不愿意做跟随者,而愿意做开拓者”,当他已确知自己将成为搜狐副总裁的时候,向公司递交了辞呈,投身于e龙网的创建。 2003年5月,e龙走上了正轨,担任4年CEO、把公司带入纳斯达克的他,经几次出售稀释了自己在e龙的股份,开始了第三次创业。 媒体不厌其烦地赘述着他的种种经历:每每临近人生的高潮便选择重新寻找起点,而当公众的思维中勇气已不足以解释他的经历时,质疑便接踵而至。曾有人直言不讳,张黎刚是创业者中的新冒险主义者。新冒险主义通常具有如下特征:善于寻找利益点开创新事业,在某个领域不会专注太长时间,对于稳定和低挑战度的工作缺乏耐心,个人权力欲望和自我实现意识极其强烈。

张黎刚的回答是,创业型企业家永远都是社会的稀缺资源,他们不怕失败、勇于创新的气魄和脚踏实地的实干精神使社会经济充满活力,他们缔造的白手起家的神话使后来者对未来充满希望。与冒险主义的说法相比,张的答案充满了英雄主义色彩。这种色彩贯穿于张黎刚每一次放弃和开始的“轮回”中。在他眼里,自己并不比张朝阳们差多少,只是他们幸运地抓住了一个好时机。事实上,他不愿意只做英雄的陪衬。“这些都是性格的因素,执拗让我从来没有服过输。” 尽管如此,张黎刚从不担心在“争强好胜”中迷失。在回首这不安定的5年时,他抱着胳膊说:“我觉得没有吃亏。毕竟过程是不可取代的,人生就需要这样一个经历,一步步到位。关键是我仍然能保持一种锐气,而且比以前更加稳健。在搜狐,我参与了创业过程,帮助张朝阳实现搜狐的梦想。到了e龙,当时邀请3个合伙人回国一同创业,成就了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然而当时我一点经验都没有,因此走了不少弯路,所以e龙的创业过程是不完整的。到了爱康,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

医药经济报2006年 第7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