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中的新冒险主义

2004-03-12

  新冒险主义是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和个人化的兴趣与气魄结合产物,新冒险主义者具有如下特点:善于寻找利益点开创新事业,在某个领域不会专注太长时间,对于稳定和低挑战度的工作状态缺乏耐心,个人的权力欲望和自我实现意识极其强烈。

  “生活是一种充满快乐和希望的冒险活动 ,这种活动是基于建设的愿望 ,而非保持自己的所有财产或是获取他人财产的愿望 。”英国人伯特兰?罗素说道。

  这位曾经遭受围攻与谩骂,甚至要被驱逐出境的哲学家,多才多艺,在兼爱数学的同时,甚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如果他自己不具备冒险精神,这一切就变得难以想像。

  在游历中国之后,罗素发现,"那里也有抱负远大、雄心勃勃的人。"

  几乎与此同时,陈一舟也走出原来熟悉的领域,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创业之路。

  他们的故事中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取得了辉煌,离开,又在另一个领域重新开始,反复的波浪线甚至还会持续更远。

  符合这种情节的故事还有很多。

  尽管他们告别原来的舞台有着种种苦衷,但从这些为本身的客观效果来看,似乎还具有更为积极的意义:不屈不挠、勇于创新、触觉灵敏的个人魅力和布道者的社会价值。

  这被称之为新冒险主义。

  新冒险主义者的个人魅力

  互联网似乎重新书写了创业的定义。

  从美国的互联网模式被张朝阳们copy到中国时,还带来了1990年代正在走红的另一样东西-----美 国式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的核心,是创新。

  随着中国社会发展的加速度发展,中国企业中日本式的团队精神所起到的作用 似乎正日渐式微。而“创新 ”一词,开始背负起越来越大的历史使命。

  “GME球创业观察2003年中国报告”指出,中国现有1亿人在创业。

  深圳社科院院长乐正说,在创业文化日盛的今天,敢想敢做并懂得规避风险的“冒险家”才是我们真正的需要。

  经济学家樊纲这样诠释家的创新:新时期的企业家的创新精神,是”冒险与理智的并存”,“在企业家身上,60%是冒险精神,40%是理智。”

  事实上,在诸多分析企业家及其在社会发展中的贡献的论述中,冒险精神不止一次地被提及。

  心理学家安德烈斯发现,那些成功的、为社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企业家的性格中的“第六大因素”的典型特征是渴望竞争、乐于冒险,安德烈斯把这种性格特征称为“冒险精神”。

  这类具有冒险精神企业家,更能够独自面对严峻形势的挑战,并且能够为最终的目标,承受重大的挫折和打击。

  当然,想要不断地在新领域有所作为,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透过他们的故事可以发现:
  首先,新冒险主义者需要目标明确。北大国际MBA美方院长杨壮说,成功的企业家,不仅要有学识、远见、更要有胆识。有胆识的企业家是那些知道自己最终需要的人,他们的学识和经验足以让他们判断前路的正确,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胆识放弃已经取得的成功,稳定、舒服的工作环境和职位。

  陈一舟们就更倾向于创造并完全掌控一个实体,将其发展壮大。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很难停止。这让人不由想到1930年代,哈佛大学心理学家戴维?麦克莱兰(David Meclel-land)讲到的推动人的行为的三要素:权力、成就和交往。

  张黎刚甚至说,“我自己从来没有把自己排斥在政治、学术或商业之外,到一定时候,只要我认为自己的价值能够得到最大体现,我就会去做”。

  其次,他们要具有敏锐的触觉。发现一个好的机会几乎是每个成功人士不可或缺的成 长阶梯-----这需要的良好的信息搜集工作并真正在意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

  第三,这种冒险不应该是盲目的。陈一舟在经历了知识回炉和仔细思考之后,对于所定的新市场给予了打造“百年老店”的厚望,而张黎刚对于自己的每次冒险,也都有一个理智的前期估算。

  乐正认为,冒险精神和规避风险的意识都是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互联网迅速膨胀时期,有太多的企业家没有做过充分的前期论证,他们的失败,是由于缺乏科学理性的判断。

  第四,自信、乐观、不断学习、不畏艰苦、韧性,这些词汇在新冒险主义者身上有着同样重要的意义。

  最后,他们还应该发挥跨领域的巨大优势。几年下来,互联网的商业运作、商业管理的模式的成熟、团队建设、品牌管理理念的建立,所有这些在新兴产业中积淀,都将成为张黎刚开展新事业的良好基石。

  杨壮进一步指出,对于这些创业经历丰富的企业家而言,决策能力是他们带入新领域的最好资本。 布道者的社会价值“对潜在利润机会的敏感性”,“用来形容他们的每一次冒险征程,实在再恰当不过”,但显然,利润并不是是他们的惟一目标。。在获得利润之后,陈一舟们更倾向于一种自我认同,他们要拥有“实体中绝对的掌控权力”,他们需要获得“新的创意”的选择。

  当然,没有利润就没有企业家行为,但是,这些发掘和把握潜在盈利机会的企业身上所具有的几乎纯粹的有些反叛的创新精神,也正是实现和发展“社会目标”的重要动力之一。

  事实上,正是因为张朝阳、丁磊等人的出现,互联网的热潮以及其中蕴含的创新精神才开始弥漫开来。他们起到了巨大的榜样力量。

  杨壮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创业者和创业精神,现在还远远不够。

  今天的中国仍然需要创业型企业家。无论IT业,还是制造业和服务业,企业类型结构的合理都是必要的,在现有企业越长越大的同时,总是会有新的企业发现新的机会 ----为数众多的中小型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经济的塔基,它们会吸纳闲置资金,提供新的就业岗位,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的趋势下提供有针对性的产品和服务以满足社会需求。

  具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恰恰也是那些善于从社会发展不同阶段的经济环境中,捕捉到发展空间,并为之冒险的人。

  因此 ,创业型企业家永远都是社会的稀缺资源,他们不怕失败、勇于创新的气魄和脚踏实地的实干精神使社会经济充满活力,他们缔造的白手起家的创业神话使后来者对未来充满希望。

  同时,在最终目标尚未实现之前,他们都没有停止自己的“冒险”旅程,甚至会选择不同的领域,和另一伙人重新燃起希望的炊烟。就像是蜜蜂,在不同的花丛中攫取用来酿造蜜的成份。不经意间,也将花粉四处传扬。

  互联网的事业,让风险投资、国际间的资本合作看来不是那么高高在上,而运作的经验也植根于参与者的成败之中。

  张黎刚的收获一定会在那家生命医学公司的发展中得以体现,他带去的绝不仅仅是医学博士的研究水平和一个风云人物的人气。也正是因为这些人将创业的脚步迈进了很多领域,整个社会为此也当然会产生新的利益增长点,新的就业岗位,甚至是业务上的新操作模式。就像几尾活力四射的小鱼,足以搅动整个池塘一样。

  陈一舟描述自己的“创业上瘾”行为时,引用了经济学家描述具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对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时,常打的一个比方:在人类发展的最初阶段,正是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敢于走到未知的丛林中寻找食物的原始人,极大地扩展了人类生存的环境,提高了他们的生存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