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表明:快餐食品包装含氟化合物毒害全人类

2007-06-26

具有致癌性的全氟化合物广泛应用在快餐食品的包装材料中,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它已经污染了全人类。

科学家一直关注着由于人类活动而出现在人类血液样本中的各类污染物。最近,研究者在遥远的北极意外地发现了化学致癌物全氟辛酸胺(PFOA)。

此前的1999~2000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曾在美国人口中取样测试两种全氟类致癌物全氟辛烷磺化物(PFOS)和PFOA的水平。他们一共采取了1562份血样,结果是,90%的样本中含有全氟化学物质。

现在,PFOA这种成分已经连锁性地出现在全世界人们的血液样本中,并已经达到了每毫升30毫微克(能够显著检出)或更高的浓度。这种化学物质不能代谢降解,人们将其排出体外的速度非常缓慢。

老鼠实验表明,PFOA有致癌作用。美国环保局科学顾问组2006年提出,在啮齿动物身上致癌的PFOA也可能同样危害人类。动物实验还表明全氟化合物会影响肝脏、新生儿发育、免疫系统和激素水平。

祸根:涂油防水材料

早先人们并不知道PFOA具体如何进入人体。为了弄清这一问题,美国食品卫生管理局(FDA)进行有关的研究,实验表明:全氟化物可以通过食品的防油包装进入食物,并可以将全氟化物的水平提到目前FDA指导指标的700倍以上。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环境化学家斯科特(Scott A. Mabury)和杰西卡(Jessica C. D’eon)测试了一种与PFOA相关的化学物质——多氟磷酸盐表面活性剂(PAPS),该类材料一般用在涂油防水的包装材料上。测试的目的是要了解PAPS是否能从肠胃直接进入血流,以及假如PAPS能直接进入血流,是不是随后能进一步分解为PFOA。结果是肯定的,一旦摄入,PAPS就会代谢,进一步形成PFOA和其他全氟化合物。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直接接触PFOS或者PFOA并不是人群中主要的污染来源,主要来源更可能是由其他大分子全氟类化学物质降解而成。

到目前为止,共有15种不同的全氟类化学物质获得FDA批准用于直接接触食物的包装纸或材料。德国联邦风险评估办公室也对这些化学物质进行了管制。采用PAPS的食物包装纸有:微波炉爆米花、装松饼和炸薯条的口袋、比萨饼下面的纸衬、糖果和小比萨的包装盒、三明治的包装纸等。包装纸上PAPS的含量可以达到0.5%。

黄油媒介

奥尔巴尼纽约州健康部的环境化学家坎南(Kurunthachalam Kannan)是第一个在野生动植物身上发现全氟化物的科学家,他说,随着对PFOA关注程度的增加,人们也有鉴别出额外污染源的需要。他认为,有可能还存在很多未知的污染源。

早在2005年,人们就证实了全氟类化学物质存在于微波炉爆米花的油中,并且可以转移到食物。最近坎南和同事又分析了微波炉爆米花袋子中散发的蒸汽,发现其中含有很多种全氟类化合物,包括PFOA。

研究还发现,全氟类化学物质在100°C与食物接触15分钟的情况下,能以乳化的形式转移到诸如黄油、人造黄油和巧克力涂层等食物中,这大概就是最重要的污染途径。

每种PAPS污染食品的行为有所不同。比如有一种PAPS在黄油中的浓度比在水中浓度高4.5倍,比在油中浓度高10倍。而另外一种PAPS转移到乳化剂中的浓度要比在油中高800倍。

斯科特特别指出,PAPS降解到PFCAs的一些中间产物,毒性要比PFOS或 PFOA还高。

污染物来自加工环境?

目前,各国研究人员都在做饮食调查。比如在加拿大,研究人员调查了250个项目,了解人们的烹调饮食习惯,最后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加工食品的过程。

2004年,英国食物标准署分析了20种化学合成物质,其中包括PFOS、PFOA以及其他全氟化合物,结果发现PFOS水平比较低的有土豆、罐装蔬菜、鸡蛋、食糖和果脯。但是,土豆的加工品,包括薯片、法式炸薯条和其他土豆制品中,PFOA含量却比较高。加拿大的调查获得了类似的结果。他们还对比了由饮水、粉尘、清洗地毯和衣物进入人体的全氟类物质。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004年到2005年出生于巴尔的摩的200个婴儿脐带血血清样本中发现,100%的样品含有PFOS,99%的样品含有PFOS。这一研究更证实了全氟类化合物污染的普遍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全氟类化合物污染分布的研究上,科学家对北极比对我们自己住房周围的情况要了解得更多。